专门看文的小号罢。

[太芥]瞬息万变

窗外瞬息万变,窗内静谧安详。两个世界。

风起了。无声无息又骤然猛烈,卷着尘土落叶,卷着欢声笑语,呼的吹过,留下树枝瑟瑟发抖,发出呼啦啦的哭泣。雨就接踵着来了,噼里啪啦的一股脑砸向嘈杂拥搡的街道,将过度的喧嚣恶狠狠地压制。

一切来得太措手不及,人群推搡着涌动,最终逃散于角落,世界就又变得萧条沉静,就像它始初的模样。

“这阴晴不定的鬼天气。”太宰治咂咂嘴抱怨。紧接着手指从宽大的衣口摸出烟,娴熟的点燃,吸吮,使得整个密封的屋子烟雾缭绕。

太宰治对面是一直奋笔疾书的芥川龙之介,中间夹个木桌,不阔不窄。

芥川掩面轻咳数声,没有发声制止,甚至连头都始终低垂着,好像是他犯了天大的错误,等待着所尊敬...

[澳港]赌

1.非国设
2.七夕贺文我忘放出来了
3.我爱她,就像王濠镜爱王嘉龙

  今早的光线太过于温暖柔和,它沿着窗蜿蜒攀爬进房,亲昵的蹭着王嘉龙的脸。
  纵使万般不情愿,王嘉龙还是克服着睡意,朦胧的起身穿衣。直到纽扣挤到最后一扣才忽然想起今天是七夕。
  往年这个节日倒也与他无关,可今年因为一段插曲倒也不能像往年过得随意。
  他打了个哈欠,晃晃头把那些复杂的事甩到脑后,捂着湿漉漉的肚子推开房门,顺着一路飘旋的香气晃到了厨房。
  菜肴不算丰盛,但色香都俱全。王嘉龙毫不客气地坐下,顺手拿了个三明治鼓着腮帮子嚼嚼嚼满意的点点头,更正了之前的说法——色香味俱全。...

[芥敦]疤痕

 1.芥敦双性转注意

  中岛敦漩进沙发,头发乱的像鸡窝,身上的连衣裙松松垮垮。她的眼睛睁开又合上,犹豫不定。最终她自暴自弃的睁开眼,挂着黑眼袋呆愣地看着白净的天花板,联想到过去在孤儿院的悲惨史。
  阴差阳错的,她摸了摸手臂上触目惊心的疤痕。
  那道疤痕在裸露的肌肤上十分突兀,像是精致的糕点上有一大片菌落。她的指尖在旧痕上摩挲,麻酥酥的,还伴随心脏针扎似的疼痛。她合上了眼,蜷缩成一团。指针在表框里咣当发出巨响,像极了男人斥责她时发出的括噪。她眯起眼,像是一只瑟瑟发抖的猫,害怕失去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回归到之前地狱里煎熬。
  门被打开了,芥川面无...

[芥敦]wait

皎月撩着黑夜的面纱悄然褪去,稠厚的墨云逐渐散开变得稀薄清凉,丝丝缕缕的晨光乘着微风在空气中漂浮拍打。
  “好天气”中岛敦手指摩挲着泛冷的玻璃窗,一双镀金的眼眸噙着阳光的暖意以及丝丝缕缕的哀愁。之后他转身小心翼翼地附在床沿,一点一点的将头探向呼吸均匀浅水的黑发少年。
  近在咫尺时,黑发少年睁开眼直视中岛敦的眼,没有惊慌失措和厌烦唾弃,只余置之度外的默然。
  没有预兆的,泪水顺着中岛敦的脸颊滴落,滴答滴答敲打在黑发少年的手背。黑发少年短暂犹豫后伸出手,安抚的抹去了苦涩冰冷的泪水。
  “对不起啊。”中岛敦的声线颤抖,眼神中流露着迷茫和无助,但是嘴角却上翘,看起...

[芥敦]生命与力量

1.初遇
  ——他们相遇在一片漆黑。
  芥川龙之介在寂静的街道上走着,昏暗的灯光打在他身后长长一串干涸的血印,触目惊心。他脸色惨淡,控制不住的罗生门在他身后躁动,脚下步伐紊乱,一个踉跄差点与地面亲密接触。呕吐的欲望不断冲击着他的大脑,浑浑噩噩中他扶着墙角吐出了心中的厌恶。
  这是他第一次执行任务。
  他回想起了不久前罗生门吞噬濒死的人时传来的细微哀嚎,像是没入水中的老鼠,无力的挣扎后死不瞑目的坠入浅浅的河底。
  他回想起很久之前他活在世界底层时的哭泣咒骂,在地狱中他学会做鬼,竭力抛弃无谓的感情在鞭挞中残存。
  只有领会到世界的残酷,才...

[白苏]利用 依赖 习惯

  蝉声括噪,空气中弥漫的燥热是人心烦意乱。涂山苏苏目光涣散的看着白月初,嘴角却诡异的上翘。印着五彩棒的笔在涂山苏苏手上飞舞,像是上了发条的音乐盒,永无止境的旋转。
在人声鼎沸的课间,涂山苏苏披着宽大的男式校服趴在桌上歇息,在冷言热语的嘲讽声中无声的握紧了笔。
  疯子。白月初说涂山苏苏。
  骗子。涂山苏苏说白月初。
  夕阳慵懒的撒在树枝,嫩叶被照射的暖洋洋的,让人留恋。涂山苏苏在空荡荡的教室中紧紧的抱着白月初,口中囔囔着痴语,幸好她没有看见白月初厌恶的神情。
  涂山苏苏知道白月初在那件事之后就不是白月初了,但是她只是学会了依赖,无法割舍罢了。
[三...

很久很久以后我们才知道,
当一个男孩说你蠢,
不是他真的嫌弃你,
而是他很想睡你,
非常非常想睡你。

[贵月]隐嗨 黑暗 病态

 现代夜店paro注意 


  夜空是漆黑的布罩,笼盖着常日里车水马龙彬彬有礼的街道,掩盖着谦和城市昏暗的角落,随之席卷来的是沉迷和疯狂。艳红如火的枫叶纷纷扬扬地坠落被碾压的黯淡,呐喊欢呼冲刷着充斥光明的整洁的街道,席卷着,咆哮着。癫狂的重金属音乐拍击着空气,撼摇着大地。在这丑恶的阴暗面人们褪去谦和,解放了污秽的本性。破口大骂,争执殴打,性欲泛滥。

  东方月初唇边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迅速的将深蓝长发绑成潦草的马尾,然后嚼碎清凉的润喉糖盈步登台,马靴发出叮当脆香。身后王权富贵悄无声息的随着东方月初滑入台,节骨分明...

[贵月]求婚

“听着白月初 ,我只说一遍。”王富贵放下手中餐具抽出纸巾潦草擦拭了白月初沾满油渍的脸,深深气,
“你是尖锐的枪而我是锋利的剑,刀剑相交我们最终都遍体鳞伤。但久而久之我却开始享受这种感受,这种矛盾又不柔情的感受。但我知道对你再多的花言巧语都是徒劳,所以我只想说,嫁给我。”
  白月初闻言呆楞数秒后狡诈的眨了眨眼,“你是说我们连恋爱都没谈过就直接在一起吗?”
  “难道我们不是一直在谈恋爱吗。”王富贵掏出口袋里包装精美的礼盒咧嘴笑道,“以一种别扭的形式。”
  “那你会养我吗,无条件的。”
  “会的。”
  “会每天给我五彩棒等各种奢侈美味佳肴吗?”
 ...

[贵月]贵圈真乱

1
王权富贵是一个帅气的初中语文老师。
东方月初是一个帅气的初中数学老师。
前者温儒尔雅,举手投足自带美图。
后者爽朗洒脱,玩笑挂口痞气十足。
就像两条笔直的平行线,永远不会交叉,
吧。
吧?
2
可惜他们是弯曲的平行线的。
吧?
吧。
3
王富贵是个学霸中的直升机。
白月初是个学渣中的战斗机。
他们就像珍贵醇香的红酒和贫瘠廉价的积水。
没有可比性,也永远不会混为一谈,
吧。
吧?
4
可他们相爱相杀,时而闹得天翻地覆时而腻的如胶似漆。
假的,
吧?
吧。
5
每天王权富贵的生活就是起床 上课,下课,回家,吃饭,睡觉。
还有,辅助东方月初完成每日任务。
每天东方月初的生活就是依靠王权富贵完成起床,回家,吃饭,睡觉。
6
有天同学们发现东方月初和王权富...

1 / 2

© 子虚乌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