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门看文的小号罢。

[姬妮]酒后女孩子悄然的kiss

1.西木野真姬x矢泽妮可

2.半架空世界观

3.连带着ooc


为庆祝这次演出的完美成功,μ's准备休息一天犒劳疲惫的身躯。。

西木野真姬坐在沙发人较稀少的那侧,手指勾下鸭舌帽后面的绳带处,并顺势从后摘下在双手之间把玩着,翘着白皙的大长腿,眼神无奈的看着耍酒疯飙歌的人群。

回忆起来的话她们早就在西木野真姬家里享用过丰盛的晚宴,那真可谓是奢华并且滑稽的一顿饭,在嬉笑打闹中满足品味西餐的欲望。西木野真姬将瓶子中暗红的液体倾倒在亮闪的高脚杯中,在灯光的映衬下显得清亮许多,且散发出的酒气就像是特别的香气,对于高中生来说更是那种对成年懵懂的一种期盼。端着高脚杯的西木野真姬如同端着伊甸园中禁忌的果子似的,使人垂涎。

“喂真姬,作为未成年的孩子还是别尝试这东西咯。”矢泽妮可身体倾后半靠在椅子上微微上扬头,故意强调了孩子二字,目光也一直游离在酒杯和上方的水晶吊灯。

“有什么不好嘛!庆祝会的话就来点新奇的东西不是更好!”高坂穗乃果眸子闪闪发光,探出手握住那瓶只倾注出去小部分的酒瓶,嘿咻一声捧过来将瓶中的液体灌入自己的高脚杯中,几乎满满一杯。

“这样不好吧。”园田海未依旧是有些顾虑,但眼底还流露出点点渴望。

“没事海未,跟随穗乃果的节奏来吧!”南小鸟挽住园田海未的胳膊,另只手握着被倾注满的高脚杯。

“看来今天似乎是不喝不行呢。”绚濑绘里笑笑握住杯子。

“那就喝呗,绘里你看起来很开心呢。”东条希惬意的伸了个懒腰嘴角却有着笑意。

“唔……”“放心吧花阳!没事的!”星空凛鼓舞着小泉花阳战胜自己。

“那么,为了庆祝努力的回报,干杯!”

“红酒不是这么喝的穗乃果!”

“没关系啦没关系啦!”

“感觉有点棒。”

 ……

不知过了多久有人提议要展露歌喉,一行人缓缓悠悠又重新来到不大的KTV包厢,各种狼哭鬼嚎施展浑身解术高歌。

然而。西木野真姬将帽子重新扣回头顶,看着那群躺在沙发上的人有些不知所措。不会喝酒就不要逞强啊。带领大家说着没关系没关系的穗乃果是最先坚持不住的,然后晃晃悠悠倒下的人几乎接踵而至,嘈杂的包间迎来了逐渐应有的宁静,但是。

“niconiconi!谢谢大家来看妮可!妮可超——高兴!妮可我啊……”矢泽妮可脸颊泛红,被五彩斑斓的灯光晃得还流露出一股娇媚的感觉。然而她本人还不知情的做这招牌动作,红色发带不知何时被搁置在侧包中,显得成熟许多。

“妮可,你不累吗。”需要安静思考如何将这些酪酊大醉的未成年人带回去的西木野真姬不适宜的打断了矢泽妮可的长篇大论。

“什么啊你!”矢泽妮可不满的转过身坐到西木野真姬前侧双臂环抱满脸的不满。

“真是的你这个笨蛋,现在主要任务是如何将这些人怎么送回去。”西木野真姬眯着紫罗兰色的眸子,忽略了面前的人也是昏昏欲睡。

矢泽妮可的脸更加红了,一双艳红的眼睛瞪得大大的,闪亮亮的。逐渐的,生理盐水湿润着她的眼,打了个转宛如下一刻便簌簌下落。

“笨蛋西木野!都是你的错!嗝……”矢泽妮可颤抖着伸出手抓着西木野真姬的双肩大力摇晃着,被惹愤怒的西木野真姬刚要愤然抬起头却呆愣在那里,温热的液体打湿她的肩头。

“妮可?你还好吗。”看见人儿哭了愤怒值彻底化为零的西木野真姬缓过神来悄声的安慰着。

“真姬你这笨蛋。”矢泽妮可胡乱的糊掉脸上的泪,俯下身亲吻着西木野真姬的微微湿润的额头,鼻尖,最终落在轻柔的嘴唇。

女孩子的嘴唇都是柔软香甜的。尽管只是唇贴唇但清醒着的西木野真姬还是品味到了初恋的味道。不是那种草莓味,是软绵的的棉花糖交融着柠檬,缠绵中带着清爽。谁都没有进行下一步,因为这是一个盛大的仪式。

做完这个伟大的仪式矢泽妮可起身叉着腰和往常那样自信的笑着开口道,

“西木野真姬,我们交往吧。”

笨蛋。西木野真姬的脸如同喝醉了似的,火辣辣的。然后她不知道为什么低下了头,在侧包中翻找了一阵取出一条发带,牵起矢泽妮可的左手,阴差阳错的就在无名指上绑了个小巧的蝴蝶结,然后不自在的害羞的抽回了手起身将矢泽妮可拥抱在怀里在人耳边道,

“好啊”

End

“哇好累,诶,为什么我会在真姬你的床上。”

“因为你是我的人了啊。”暖阳懒散随意的洒在纯黑钢琴上,柔和轻柔。 


评论
热度(27)

© 子虚乌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