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门看文的小号罢。

[九杨]短打

他在床上翻来覆去眉头紧锁,忽然间猛的瞪大了双眸,长大嘴似是呐喊又似窒息的人儿大口呼吸。
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杨严捂着额头擦拭惊出的汗液,冰凉的汗水渗透皮肤拔凉了心。
他在梦里又见到那个魂牵梦萦的人了,身着白衣气质不凡,眉宇间流露着笑意。但那深邃的眸却又如沉静的井水,深邃的无一丝波澜。他拥有君子的坦荡和王者的在上。会对多数人摆出恰到好处的微笑令人神清气爽。
但对杨严却很是不同,他会在杨严无助时给予帮助,会在失落时安慰的抚摸额头,会在饥饿时递上香酥的糕点。他对杨严那么好那么好以至于杨严无条件的信任,依赖他。
但现在这个人不见了,像人间蒸发般消失的无影无踪,世上似是从未有这人来过。有是甚至杨严会一遍遍质问自己的记忆,质问自己是否真有这样的人。
剪不断,发不下,里不清,走后惊。
微妙复杂的情感不断回绕在杨严的心,充斥着杨严的脑。
若是到头来的一切都是子虚乌有的一场梦。
谁会接受。

评论(4)
热度(8)

© 子虚乌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