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门看文的小号罢。

[贵月]肉

褐色的瓷中盛满清澈透亮的酒,几片霞般的花瓣做了点缀。浓郁的酒香似是艳丽妩媚的少女,勾着魂从酒坛飘散,不久便与朦胧的月光交融,弥漫整个房屋。

  “好酒!”东方月初手持将要溢出的酒杯赞叹,语罢,一饮为尽。

  “饮慢些。”王权富贵淡然瞧看了被辣出泪的东方月初礼貌似的劝告。后又垂眸望向入镜的酒面,脑中却回想着东方月嗅酒香陶醉的模样。自欺欺人的摇晃着头驱赶,却又招来那人面颊潮红,唇瓣水润,眼角渗泪的模样。

  慌乱,不知何时一切就像脱了扣的环,越发不可收拾。

  王权富贵如是想着,发狠的将那杯酒气缭绕的酒灌入喉,酒的清冽伴随着丝丝点点的甘甜麻痹胡思乱想的脑和勃然跳动的心。

  “无碍!这酒真是勾人心弦,不快些饮馋的厉害。”东方月初嘻哈笑着又倾了一杯,瓷器间磕碰的脆香,爽朗道,“不醉不归!”

  许久,那酒坛内的酒不知灌了多少入肠,王权富贵觉得天旋地转,淡忘了愁苦,如愿以偿的沉醉在缥缈的梦。

  似梦非梦。

  消无声息的的,东方月初小心翼翼地靠王权富贵,指尖轻戳王权富贵白皙柔软的脸颊,蹂躏麦穗色的长发,见对方始终杵着头不劝阻不言语,便知晓这人已经醉的不省人事了。

  若这时不趁人之危占点便宜东方月初就不是东方月初了。

  东方月初晃悠悠的起身正歪头思索,下一刻整个人腾起,头枕在王权富贵的左臂,腿架在王权富贵右臂,悬空在人怀中。

  王权富贵不知这是幻境或是真实,只是望向东方月初水雾氤氲的暗黑眸子,桃红般的面颊便抑制不住,抑制不住想要拥抱占有的欲望。  

  东方月初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浑浑噩噩。但他知道自己的双眸瞪大,死死咬住下唇。脸颊腾的燃起,如沸水煮熟的虾般涨红。


  坐在床沿,王权富贵揽住东方月初,轻柔地覆上东方月初的唇,似是洁白的羽毛拂过清水,不带一丝情欲。东方月初也是回过了神,轻笑一声顺势抱住了王权富贵的颈,如同红火的玫瑰盛开绽放,撬开牙关横冲直撞地扫掠着沾满酒气的口腔与对方的舌缠绵,如同红火的玫瑰盛开绽放。照葫芦画瓢王权富贵还是会的,以至于这个吻漫长而激烈,缠绵又热辣。

——

如你所见,不全,腿个进度,先喝点肉汤慢慢来啊。没错这么长一堆都是铺垫。

评论(2)
热度(25)

© 子虚乌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