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门看文的小号罢。

[贵月]隐嗨 黑暗 病态

 现代夜店paro注意 

 


  夜空是漆黑的布罩,笼盖着常日里车水马龙彬彬有礼的街道,掩盖着谦和城市昏暗的角落,随之席卷来的是沉迷和疯狂。艳红如火的枫叶纷纷扬扬地坠落被碾压的黯淡,呐喊欢呼冲刷着充斥光明的整洁的街道,席卷着,咆哮着。癫狂的重金属音乐拍击着空气,撼摇着大地。在这丑恶的阴暗面人们褪去谦和,解放了污秽的本性。破口大骂,争执殴打,性欲泛滥。

  东方月初唇边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迅速的将深蓝长发绑成潦草的马尾,然后嚼碎清凉的润喉糖盈步登台,马靴发出叮当脆香。身后王权富贵悄无声息的随着东方月初滑入台,节骨分明的手掌抚上破旧的电子琴。台下发出震耳欲聋的尖叫,混杂着色情到不堪入耳露骨的廉价情话。伴着音乐声起,东方月初启唇深吸气,之后便是歇斯底里的喊唱,没有柔情似水婉转动人。几曲谢幕,东方月初扬唇鞠躬,带着干燥的喉咙和默不作声的王权富贵离场。

  “爽!”坐在破旧的休息室猛灌水的东方月初如是说着又吃了一片润喉糖。

  “那么嘶吼,你嗓子早晚会沙哑。”王权富贵坐在他身畔皱眉,“为钱,我可以换个地方赚更多的钱。”

  “那可不行。”东方月初说着靠近王权富贵,咧开嘴嘲讽又凄凉,“那怎么行呢。”

  “除了这个地方哪里还能容纳畸形变态的爱啊,王权表哥。”

  语罢东方月初仰起头触碰王权富贵的唇,唇与唇相贴,舌与舌之间交融缠绵,在口腔中互相侵占,直到缺氧窒息使东方月初涨红了脸,眼角渗泪。东方月初依旧笑着,笑的苍白又幸福。

end

这个好难所以就这么一点末嫌弃,有时间完善! 

@吻开笔墨—乐正家的少爷好可爱 请查收!

评论(7)
热度(46)

© 子虚乌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