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门看文的小号罢。

[白苏]利用 依赖 习惯

  蝉声括噪,空气中弥漫的燥热是人心烦意乱。涂山苏苏目光涣散的看着白月初,嘴角却诡异的上翘。印着五彩棒的笔在涂山苏苏手上飞舞,像是上了发条的音乐盒,永无止境的旋转。
在人声鼎沸的课间,涂山苏苏披着宽大的男式校服趴在桌上歇息,在冷言热语的嘲讽声中无声的握紧了笔。
  疯子。白月初说涂山苏苏。
  骗子。涂山苏苏说白月初。
  夕阳慵懒的撒在树枝,嫩叶被照射的暖洋洋的,让人留恋。涂山苏苏在空荡荡的教室中紧紧的抱着白月初,口中囔囔着痴语,幸好她没有看见白月初厌恶的神情。
  涂山苏苏知道白月初在那件事之后就不是白月初了,但是她只是学会了依赖,无法割舍罢了。
[三姐说我越来越不爱笑了,二姐冷语说我越来越讨人厌了,或许我早已经在那件事中和白月初和大姐一起死了吧。]
  涂山苏苏每天都坚持给白月初一根五彩棒,白月初总会立刻转手给结伴成绩优异做事一板一眼的女班长。
  “我不喜欢甜食。”白月初皱眉声音像空旷场地的扩音器。
  “可我记得你喜欢,道士哥哥。”涂山苏苏僵硬地笑了,“就像你说我笑起来傻却不讨人厌一样。”
  “你真讨厌。”女班长撇着眼声音似是利器磨蹭玻璃。
  “没关系 。”涂山苏苏裹紧了破旧的校服声音轻柔,眼神中满溢着眷恋,“我习惯这样了。”

评论(10)
热度(24)

© 子虚乌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