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门看文的小号罢。

[太芥]瞬息万变

窗外瞬息万变,窗内静谧安详。两个世界。

风起了。无声无息又骤然猛烈,卷着尘土落叶,卷着欢声笑语,呼的吹过,留下树枝瑟瑟发抖,发出呼啦啦的哭泣。雨就接踵着来了,噼里啪啦的一股脑砸向嘈杂拥搡的街道,将过度的喧嚣恶狠狠地压制。

一切来得太措手不及,人群推搡着涌动,最终逃散于角落,世界就又变得萧条沉静,就像它始初的模样。

“这阴晴不定的鬼天气。”太宰治咂咂嘴抱怨。紧接着手指从宽大的衣口摸出烟,娴熟的点燃,吸吮,使得整个密封的屋子烟雾缭绕。

太宰治对面是一直奋笔疾书的芥川龙之介,中间夹个木桌,不阔不窄。

芥川掩面轻咳数声,没有发声制止,甚至连头都始终低垂着,好像是他犯了天大的错误,等待着所尊敬先生的循循教诲。

太宰治叼着烟嘴,摆出副玩世不恭的模样,斜着眼打量着芥川的中规中矩,喉咙里溢出一丝嗤笑。也仅是这一笑,使芥川止住咳嗽,扔下了笔纸,腰板挺得笔直,兢兢业业的抬起头直视起太宰的眼睛。

太宰治依旧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缓慢的吐出嘴里的烟雾漫不经心的开口:“芥川,你还真是小孩子模样,和原先如出一辙的废物样。”

芥川不吭声,一双黯淡昏黑的眼失神地望向太宰治,引得太宰治频频摇头,摆出一副朽木可雕的神色。继而又颓唐的靠在木椅上,向芥川招手示意人站到自己身前。同时将烟蒂怼进烟缸,伸手摸出第二根。

芥川起身,不自然的抿着唇,敛着眸,阔步走到太宰面前,走过这一步之遥的距离。

“我曾梦寐着死去,因为那时我无忧无虑,对世界无所眷恋。现今我依旧在寻死,因为我曾经的挂念逐一消逝,了无所念。”太宰治咬着烟柄,神色专注地用火撩起烟顶端,语句含糊不清。

芥川点了点头,懵懵懂懂地应和着。索性太宰也没想理他,马不停蹄地接着说:“这个世界瞬息万变,我原本以为我会逆流而上,无所畏惧地闯荡一番再死去。但最终究我还是随波逐流,成了万千世界中不起眼的一员,并安于现状。”

太宰治抬起头,嘬着烟,认认真真的打量着芥川。索性的是他看不到自己眼中多种感情冗杂为一团,而芥川也看不透太宰深不见底的目光。

“罢了罢了,说了你也不懂,小笨蛋。”太宰叹了口气伸手揉乱芥川的头。

雨声淅淅沥沥的,像是在哭泣。


评论
热度(5)

© 子虚乌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