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门看文的小号罢。

[白苏]利用 依赖 习惯

  蝉声括噪,空气中弥漫的燥热是人心烦意乱。涂山苏苏目光涣散的看着白月初,嘴角却诡异的上翘。印着五彩棒的笔在涂山苏苏手上飞舞,像是上了发条的音乐盒,永无止境的旋转。
在人声鼎沸的课间,涂山苏苏披着宽大的男式校服趴在桌上歇息,在冷言热语的嘲讽声中无声的握紧了笔。
  疯子。白月初说涂山苏苏。
  骗子。涂山苏苏说白月初。
  夕阳慵懒的撒在树枝,嫩叶被照射的暖洋洋的,让人留恋。涂山苏苏在空荡荡的教室中紧紧的抱着白月初,口中囔囔着痴语,幸好她没有看见白月初厌恶的神情。
  涂山苏苏知道白月初在那件事之后就不是白月初了,但是她只是学会了依赖,无法割舍罢了。
[三...

[贵月]隐嗨 黑暗 病态

 现代夜店paro注意 


  夜空是漆黑的布罩,笼盖着常日里车水马龙彬彬有礼的街道,掩盖着谦和城市昏暗的角落,随之席卷来的是沉迷和疯狂。艳红如火的枫叶纷纷扬扬地坠落被碾压的黯淡,呐喊欢呼冲刷着充斥光明的整洁的街道,席卷着,咆哮着。癫狂的重金属音乐拍击着空气,撼摇着大地。在这丑恶的阴暗面人们褪去谦和,解放了污秽的本性。破口大骂,争执殴打,性欲泛滥。

  东方月初唇边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迅速的将深蓝长发绑成潦草的马尾,然后嚼碎清凉的润喉糖盈步登台,马靴发出叮当脆香。身后王权富贵悄无声息的随着东方月初滑入台,节骨分明...

[贵月]求婚

“听着白月初 ,我只说一遍。”王富贵放下手中餐具抽出纸巾潦草擦拭了白月初沾满油渍的脸,深深气,
“你是尖锐的枪而我是锋利的剑,刀剑相交我们最终都遍体鳞伤。但久而久之我却开始享受这种感受,这种矛盾又不柔情的感受。但我知道对你再多的花言巧语都是徒劳,所以我只想说,嫁给我。”
  白月初闻言呆楞数秒后狡诈的眨了眨眼,“你是说我们连恋爱都没谈过就直接在一起吗?”
  “难道我们不是一直在谈恋爱吗。”王富贵掏出口袋里包装精美的礼盒咧嘴笑道,“以一种别扭的形式。”
  “那你会养我吗,无条件的。”
  “会的。”
  “会每天给我五彩棒等各种奢侈美味佳肴吗?”
 ...

[贵月]贵圈真乱

1
王权富贵是一个帅气的初中语文老师。
东方月初是一个帅气的初中数学老师。
前者温儒尔雅,举手投足自带美图。
后者爽朗洒脱,玩笑挂口痞气十足。
就像两条笔直的平行线,永远不会交叉,
吧。
吧?
2
可惜他们是弯曲的平行线的。
吧?
吧。
3
王富贵是个学霸中的直升机。
白月初是个学渣中的战斗机。
他们就像珍贵醇香的红酒和贫瘠廉价的积水。
没有可比性,也永远不会混为一谈,
吧。
吧?
4
可他们相爱相杀,时而闹得天翻地覆时而腻的如胶似漆。
假的,
吧?
吧。
5
每天王权富贵的生活就是起床 上课,下课,回家,吃饭,睡觉。
还有,辅助东方月初完成每日任务。
每天东方月初的生活就是依靠王权富贵完成起床,回家,吃饭,睡觉。
6
有天同学们发现东方月初和王权富...

我要写一篇贵月肉。
要写王权富贵和东方月初。
可能半架空的为了肉而肉。
好想看东方月初哭唧唧的样子。
不删,说写就写,一定要写。
如此任性xxx

© 子虚乌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