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门看文的小号罢。

[澳港]赌

1.非国设
2.七夕贺文我忘放出来了
3.我爱她,就像王濠镜爱王嘉龙

  今早的光线太过于温暖柔和,它沿着窗蜿蜒攀爬进房,亲昵的蹭着王嘉龙的脸。
  纵使万般不情愿,王嘉龙还是克服着睡意,朦胧的起身穿衣。直到纽扣挤到最后一扣才忽然想起今天是七夕。
  往年这个节日倒也与他无关,可今年因为一段插曲倒也不能像往年过得随意。
  他打了个哈欠,晃晃头把那些复杂的事甩到脑后,捂着湿漉漉的肚子推开房门,顺着一路飘旋的香气晃到了厨房。
  菜肴不算丰盛,但色香都俱全。王嘉龙毫不客气地坐下,顺手拿了个三明治鼓着腮帮子嚼嚼嚼满意的点点头,更正了之前的说法——色香味俱全。只是,他瞟了眼形状为爱心的鸡蛋想,还是面条更好吃。
  他默默地吃着,躲避着对面王濠镜专注的视线。他不动声色的踢踢对方的腿,意思是你有点像个变态。对方则不动声色的暖味的蹭蹭他的腿,意思是你不介意我就不介意。
  王嘉龙觉得脸颊有些烫,于是埋着头快速的解决了早餐。在准备回屋的时候王濠镜从兜里翻出两张游乐园的票,很绅士的邀请他去玩。王嘉龙寻思了一下点点头,转身回屋换衣服。
  其实在这次七夕之前他们打了个赌,王濠镜单方面的,关于在七夕让王嘉龙喜欢上自己的,夸夸其谈的赌。
  王嘉龙站在镜子前吊着牙刷面无表情看着镜子中邋里邋遢的自己,有些好奇对方看上了自己哪一点。当然,这个无关要紧的问题也就随着漱口水咕噜咕噜的通过下水道排走了,无影无踪。
  他站在衣柜前,在仅有的几件衣服中挑挑选选出最满意的一件,又在镜子前打理了乱蓬蓬的头发,最后昂首挺胸,像负战的士兵走出了屋。
  “挺好看的。”王濠镜赞许的看着身边的人默不作声的揽住对方的肩。
  王嘉龙再次点点头,若是观察的仔细便会发现他平淡如水的眸里添上一丝浅浅的欢喜。
  他们一个穿着便装,一个穿着西服,年纪都在20岁上下的两个人,硬是用一上午把旋转木马,旋转火车呲水枪等小游戏都玩了一边。
  中午两人潦草的在快餐店解决了午餐后王濠镜提议去安静点的后院转转。王嘉龙摸摸圆滚滚的肚子点点头,牵起王濠镜的手走向后院。
  午间的后院聚了很多人,多是打情骂俏的情侣。王嘉龙带着王濠镜走在树荫下,借着阴影感受着王濠镜指尖的温度。
  王濠镜有一搭没一搭的开始找话,王嘉龙就心不在焉的回答。许久,他们都不说话了,无声却又默契的一直向深处走。
  毫无征兆的,王濠镜挣开了王嘉龙的手。在王嘉龙呆愣时双手自然的环住他的腰,下巴搭在他的颈窝。
  王嘉龙一愣,随之感觉不只是脸,耳尖都烧的火辣辣的了。他侧头,想要说什么,但他看到了王濠镜满足的脸又不知道说些什么。最后只能在心中感叹王濠镜的睫毛又密又长,好遮盖住心蹦跳的杂乱无章。
  他们远离人群的喧嚣,站在绿荫下清凉的街道。恋爱在空气中发酵,蔓延出甜蜜的味道。
  之后他们不约而同的恢复到最开始两人若有若无的牵手,不过这时,王嘉龙嘴角挂着若隐若现的笑。
  他们一下午在甜腻的空气中体验了过山车(两人都闭上眼防止尴尬)海盗船(最高点时王濠镜忍不住啄了王嘉龙的唇)鬼屋(十指相扣,惊险后还会相视一笑)等等。当太阳慢吞吞的移动到天际,王嘉龙手持冰淇淋指了指摩天轮,脸颊被夕阳映的艳红。
  此时的摩天轮人满为患,待到他们费力地钻进去时霞光大部分都消失了,只余丝丝缕缕的余霞为即将来临的夜添上几分姿色。
  他们坐在摩轮上,手还搭在一起。
  他们都在思索,思索如何开口,思索如何示爱,思索今后的将来。
  在昼夜交替的时间内,他们却在思索四季交替那么多的事。
  霓虹灯亮起来了,照亮了王濠镜的眼,照亮了那双眼中倒映的王嘉龙。
  “我赢了,是吗。”王濠镜看着王嘉龙那双夜空般的眼眸,在里面寻找名叫王濠镜的星星。
  王嘉龙松开拽紧衣袖的手,如释重负的斜靠在掉漆的座位上,细不可闻的说道:“我一直以为今天是约会。”
  “我赌赢了,你就嫁给我吧。”王濠镜的手滑到王嘉龙的腰,向自己的方向收了收。
  王嘉龙没吱声,他一声不吭的看着王濠镜的眼,捕捉寻觅着。
  摩天轮上升到最高处,他们的唇贴在一起,同时他们的瞳孔中互映着对方的倒影。
  天际弥留下的点点绯红在说,我愿意。
 

评论(8)
热度(16)

© 子虚乌有 | Powered by LOFTER